武陵四秀遊記
煙聲瀑布
登山口
遠眺聖稜線
大小霸山景
巉岩崢嶸.危崖處處的品田斷崖
桃山渾圓山容
回到武陵橋的憔悴樣
旅程結束.來張愉快的合影吧.
武陵四秀遊記
一輛二十人座的小巴士於凌晨三時在武陵農場入處被攔截,原因是未購門票。車上的人不禁為這收費員喝采;如此盡忠職守的在黑夜中守候,太令人敬佩了。(其實心裏幹的很,想趁黑夜偷渡的計畫完全失敗了。)
車子在林務局工作站前停車,開始整裝,準備迎接未來三天的挑戰。
凌晨四時二十分,一切就緒,變重裝上肩。沿水泥路下行過武陵吊橋後,便是之字形緩上坡。
此時,大地尚一片淒黑,天空飄著細雨。在微亮的頭燈下隱藏著一顆忐忑的心;未來的行程是否能順利完成?一個小時後,抵登山口,在此暫時卸下重裝,帶著各人的裝水容器至煙聲瀑布取水。但見一道如白絹般細長瀑,夾著澎湃水聲,充斥眼界,震撼心胸。
此處乃此行程中最後的乾淨水源,依領隊要求,每個人在此裝2公升的「公水」,以便未來三天使用。回到登山口,將「公水」裝入背包,頓時覺得背包又重許多。
自登山口進入這段緩上坡,兩旁芒草叢生,卻不見芒花飛舞,我在林間獨行,只有蒼蒼林林相隨,但聞幾許風嘯,徒奈負荷沉重,無一絲瀟灑,只有汗水如雨滴下。國家公園管理處在此路段設有里程碑標示牌。每100公尺便可見到一個標示牌。到了1K之後,坡度愈來愈陡,路旁芒草依舊,但林相已是柳杉的天下,經過前1K的緩坡適應期,身心已然有些疲憊,此時縱便雲淡風情,山景醉人,卻也無心欣賞,只願三叉營地早早到達,好結束此等磨難。
也許老天爺可憐我們吧!拼完這段上坡,終於上至稜線。坡度已漸漸為平緩,此時芒草已悄悄退出舞台,箭竹叢林成了新的主角,高密箭竹宛如隧道般,清涼幽靜。
低矮箭竹則似絨毯,綠茵漫野。這段平坡讓俱疲的身心獲得了些許的舒解,對走到目標也再度燃起希望。
可是考驗尚未結束,同志仍須努力。過了3.2K後又是陡上坡,且間雜些許巨石。此際,已然精疲力盡,勉力拖著沉重步伐,且走且休,徒嘆這征途漫長。這最後的陡坡只有300公尺,卻是最累人的。經過半小時的爬坡,終於見到期待已久的三叉營地。
欲登武陵四秀,在三叉營地分為二路,西邊可抵池有山、品田山。東向則往桃山、喀拉業山。一般登四秀者,皆在此紮營,再輕裝往返各山峰。
於營地搭好帳篷,略事休息後,便輕裝往池有山而去。
才行100公尺,便達登山口,循巨石堆而上,不到十分鐘便抵山頂。
池有山,為有池之山的意思,因為山峰西側的草坡上,散佈著些許水池,而其北坡則為斷崖,南坡是碎石堆疊之區。頂上展望甚佳,於此凝思:
巨石堆疊宛如妳冷凝身軀  
茵茵草坡卻似妳溫柔的心  
我願  
用柔情  
穿越
你冷凝的身 
再掬一把東籬菊 
伴妳  
今生  
今世
下池有山不久,抵三叉路口,循西向往品田山,先腰繞池有山,此時可見亂石崩雲,蒼松古柏,姿態各異,岩脊垂壁,嶙峋巨石,風情萬種。
不久進入矮箭竹草坡,但見綺綺茵草,綿延天際,偶有雲霧襲來,宛如披著白紗的少女,嫵媚動人,引人遐思無限。
上此草坡,便是聞名的品田斷崖。其由硬砂岩斷層構成,稜脊城鉅齒狀,凸岩懸崖。由最高點突降至鞍部,再沿斷層攀爬而上。
所謂「品田」,便是因這層層堆疊的岩層,構成一如「品」字形而得名。也因岩層疊 ,四面皆崖,山容至為險峻,而被列為台灣高山十峻之ㄧ。
登頂其上,可以飽覽聖稜線之美,自大霸的恢宏氣勢延仲而至雪山圈股的神祕曼妙。觀之不禁令我遐想;
斷崖、奇石是妳的容顏  
擁抱妳、需要勇氣  
孤傲、冷峻是妳的氣質
親近妳、需要智慧  
在層層面紗下  
妳仍有些許婉約  
但願那一抹流雲  
能融化妳  
讓我能輕輕依偎在妳懷中
返回三叉營地時,天色已漸漸黯淡。今天以整整走了十二個小時。大家身心俱疲下,晚餐吃的很少。此時標哥(楊銘標)說話了:「累不累看剩飯就知道了,今天,我看大家真的累了!」果然,天才嘿,大夥便往帳篷裏鑽,只是;
長夜漫漫  孤寂深深  一帳寒風,數不清思念滿懷  遙想家的溫暖和可親的家人
這夜 豈是一個「黑」字可以形容 宛似 淒厲的風撕裂相思萬般 真是
痛苦 煎熬 難奈
次日,兵分二路;一路往桃山、喀啦業山,另一路則共到桃山。
第一批人員於晨五時三十分出發後。往桃山的路,有幾處陡降坡,需援繩小心下降。上至稜線後,便可見聖稜線上各大山峰,而桃山渾圓山容中但見峰尖微凸,狀似桃子,其名不言可喻。
登頂前是片淺箭竹波,微風中行來,舒坦怡人。端坐頂上,坐看山雲相擁,心有所感;
我是流浪的雲 
尋一個棲息的山谷 
山谷伴我似溫柔 
我回報一季的綣捲  
昨夕、今朝 
日日、年年 
但求一個塵綠不盡 
桃山不老
欣賞完桃山美景,便沿桃山尾稜草坡下至廢棄山屋,再沿草坡上行,進入箭竹叢林,遊遊其中,加入幻境,時而箭竹隧道,時而淺竹如茵。或見霜封箭竹,銀白似雪,掬一把淺嚐冷透心脾。
不多時,便見「詩崙山」之標示,此山雖未列名四秀,卻是拜訪喀啦業山必經地,山頭毫無展望,匆匆留下紀念照,便往喀啦業山而去。
喀啦業山是雪山山脈東延伸之支脈最北面的三千公尺級之山峰,名氣略遜其他三秀,且山容又差,我們在一片箭竹波中,不經意的發現它的三角點,此三角點是二等三角點。
山頂平坦寬闊,卻無展望。這次隊友替喀啦業山取了個很有趣的諧音-「窟拉底」(台語),真是名副其實,因為它的基點位於箭竹叢中凹陷的一塊裸露泥地上,遠觀還真像是在「窟拉底」。走到此,武陵四秀的夢已然完成,心情也隨之豁然開朗;想這喀啦業山;
沉沉的綠 
掩盡妳的面 
像個平凡的村姑 
只想靜靜的 
無言的 
享受寧靜
但是 
我 
卻不經意中 
走進妳的心扉 
這才驚覺 
原來 
妳是這般的清麗動人
從喀啦業山回到桃山營地才午后一時三十分,領隊決定今天先下撤至煙聲瀑布紮營。
於是二時開始重裝上肩,慢慢沿來時路下撤;想昨日在這段陡坡中奮戰的情景,而今步履輕盈,心情愉悅的享受下坡的樂趣,兩側的山容也以千嬌百媚的姿態歡送我們。
是夜,在瀑布濤聲中,山友們於涼亭內閒談逸事,過一個恬靜的夜晚。
第三日,至煙聲瀑布沿水泥路下至武陵吊橋,這已是行程中的最後一段,心中盈滿這二天來的種種;感覺歸程的心就像調色盤,調和了不捨、興奮和期待;
不捨-山的容顏
興奮-又一個夢想的實現
期待-與山友的再想聚
與山的再次擁抱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泰國

edachhnhypd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