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特約評論員歐陽晨雨
  此次廣東省衛計委遭遇一審敗訴,發出了一個積極信號:倘若其他職能部門再以類似藉口搪塞敷衍,拒絕公開,也可能遭遇司法機關的負面裁判。
  因質疑廣東省衛計委違反《政府信息公開條例》,拒絕公開社會撫養費,律師吳有水去年將之訴至法庭。近日,廣州市中級法院判決廣東省衛計委一審敗訴。之前,該衛計委曾以“內部事項”為由,拒絕公開社會撫養費收支情況,但此舉被法院認為適用法律錯誤,應重新處理原告方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。
  中國執行計劃生育政策二十餘年,社會撫養費始終是一筆龐大的“糊塗賬”。儘管近年來公開信息的呼聲非常強烈,法律也有明確,但職能部門卻鮮有主動者。此次廣東省衛計委遭遇一審敗訴,發出了一個積極信號:倘若其他職能部門再以類似藉口搪塞敷衍,拒絕公開,也可能遭遇司法機關的負面裁判。
  我們應給吳有水律師記上一功。如果不是這位浙江律師的較真碰硬,公開社會撫養費的籲請在碰了“軟釘子”後,可能就會在沉默中“夭折”。但他卻像沖向風車的堂吉訶德,不依不饒地訴諸法律,最終收穫了勝訴果實。經由司法訴訟的渠道,公開社會撫養費的壓力也將更加直接地傳導至各地衛計委。
  事實上,這也應歸結為民意的勝利。之前,為了捅開社會撫養費的“蓋子”,來自北京、山東、廣東、上海等地的14名女律師挺身而出,分別向14個省(市、區)的計生或財政部門申請公開社會撫養費收支和審計情況。在媒體持續追蹤、公眾高度關註下,形成了促使有關部門公開信息的強大聲場。
  正因為如此,才讓這起訴訟成為了預期之中的勝利。早在去年12月4日,也就是律師吳有水向廣州市中院提起訴訟的前一天,廣東省衛計委在公共輿論的廣泛質疑下,已向媒體公開了社會撫養費的征收情況,即征收總額是14.56億元。既然更早的7月31日便已出具一份《政府信息不予公開告知書》,表示按照上級有關規定,將有關信息作為“內部事項”不予公開。但是,隨後又將數額“晾”出,豈不等於自證“搬起石頭砸自己腳”,接下來的官司焉有打贏之理?
  眼下,公開社會撫養費的階段性戰役已經結束,但令人遺憾的是,戰果並不太輝煌。在社會輿論的重壓之下,僅有18個省份選擇了公開數額,至於具體款項的用途和去向,仍是未知數。一起成功的地方性訴訟,畢竟影響力有限。如何才能讓各地均能開列“收費清單”,定期向社會公眾發佈?這既需要輿論的持續加溫,還需更多民眾勝訴案例的出現,乃至有關法規的修繕,形成愈加強大的推力。
  相關報道見A16版  (原標題:摸清社會撫養費去向還得靠司法)
創作者介紹

泰國

edachhnhypd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